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15岁越南偷渡少年的死亡之旅:英国“死亡货车”背后的人口走私链

/2020-01-12/ 分类:580财经/阅读:
阮辉雄生活照。 阮辉雄的真实护照与机票。 “如果我弟弟真的死了,我们得尽早把他带回家。”10月27日,越南少年阮辉雄(音译,Nguyen Huy Hung)的哥哥告诉记者。 10月25日,辉雄的哥哥与范氏茶眉(音译,Pham Thi TraMy)的哥哥通了电话,得知茶眉已被英 ...

  阮辉雄生活照。

  阮辉雄生活照。

  阮辉雄的真实护照与机票。

  阮辉雄的真实护照与机票。

  “如果我弟弟真的死了,我们得尽早把他带回家。”10月27日,越南少年阮辉雄(音译,Nguyen Huy Hung)的哥哥告诉记者。

  10月25日,辉雄的哥哥与范氏茶眉(音译,Pham Thi Tra My)的哥哥通了电话,得知茶眉已被英国警方确认死亡,他的心一下子凉了——他弟弟阮辉雄正是和茶眉同一批出发的偷渡客,辉雄在8月27日离开越南河静省的家。

  10月23日凌晨,英国埃塞克斯郡(Essex),救护人员在接报后,赶到一辆集装箱货车处,被集装箱里的情形震惊了——39具尸体堆在集装箱门旁,其中31人为男性,8人为女性。

  死者的身份,一直陷入疑团之中。

 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,截至目前,共计30户越南家庭因家人在国外失踪向当地人委会报案,其中乂安省18户,河静省10户,广平省1户,承天-顺化省1户。报案家庭皆来自越南中部地区。

  先飞韩国,再飞俄罗斯

  行程两月偷渡入境西欧

  辉雄和茶眉都来自越南河静省的一个村庄,河静省位于越南中部,是越南较贫困的省份之一。

  辉雄的哥哥很早就离开了河静,在胡志明市一家外企工作,英语也说得不错。

  但辉雄并未追随哥哥的人生轨迹,他初中毕业,在越南不太可能找到待遇高的工作。他选择了跟随众多亲戚同乡的步伐,到欧洲“淘金”——今年他15岁。

  在越南,偷渡欧洲并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  2018年,联合国毒品及犯罪问题办公室(UNODC)公布了一份《亚太地区人口偷运报告》。报告称,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国都有大量的越南非法移民聚居。据欧盟统计局(Eurostat)2019年的一份统计报告显示,2008年到2018年间,共有77235名越南人被发现在欧盟区非法滞留。

  “偷渡者大多来自农村地区,属于低收入家庭。”环太平洋基金会反人口贩运专家武咪咪对记者说,近年来自河静等中北部地区的非法移民数量越来越多。

  根据越南统计总局2015年数据,河静省人均GDP约为2117美元,在越南63个省级行政区中排第50位;城镇化率为14.9,排第49位。

  由于与欧洲大陆不接壤,英国在众多欧洲国家中偷渡难度最大,这也让外界对偷渡客选择英国感到困惑。

  但对辉雄一家而言,前往英国的原因很简单:英国有一个越南人社区,他的很多同乡在那里生活,到英国后同乡们会接济他。

  几乎所有从越南到英国的偷渡路线,都同时涉及空运、陆运和海运,这对普通人来说,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因此,“中介”(中国人称“蛇头”)的作用不可或缺。

  辉雄哥哥介绍,根据不同的“套餐”,“中介费”从2万英镑到3.5万英镑不等。“茶眉买的‘贵宾通道’,中介给她弄的文件、打通的关节,能让她在转机后飞到法国,再从法国前往英国。”

  辉雄选择的,是次一级的“套餐”。

  2019年8月,辉雄带着自己的真护照,从越南首都河内飞到韩国首尔,再从首尔飞到俄罗斯。辉雄并不知道,他是此行偷渡客中最小的一个。

  相比西欧国家,东欧国家对入境者的身份审核更宽松。至于为何要先飞到韩国,辉雄的哥哥也说不清缘由,一切都是中介安排好的。

  到了俄罗斯,只是旅途的开始。

  从莫斯科到比利时的泽布吕赫,单是直线距离两千多公里,其间还要跨越多条国境线。

  2018年《亚太地区人口偷运报告》显示,从越南到西欧,主要的偷渡路线是越南——俄罗斯——白俄罗斯/拉脱维亚——立陶宛——波兰——西欧。为了避免边境巡逻,偷渡者需要在偏远地区步行越境。这也部分解释了,为什么整个偷渡行程,需要足足两个月时间。

  由于离俄罗斯较近,经济也相对比较发达,波兰成了越南人近几年新兴的谋生之处。

  但辉雄并未驻足于此,根据辉雄哥哥介绍,辉雄跨过波兰边境,经过德国,进入法国境内,与茶眉等人会合,最后北上比利时,到达泽布吕赫港的三个集装箱面前。

  集装箱偷渡曾被认为“最安全”

  “在英吉利海峡岸边,偷渡方式又分成了三个‘套餐’。”辉雄哥哥介绍。其中最便宜的是直接乘小船,跨过英吉利海峡,所乘的“船”,从渔船到橡皮艇不等。

  相比乘小船过海,集装箱被认为是更加安全、稳妥。偷渡者会事先进入集装箱中,集装箱加以密封,由渡轮拖到英国岸边,再由货车司机把集装箱运送至目的地。

  集装箱运送也分为两种类型,一种只需1万英镑,另一种需要1.5万英镑,这笔钱包含在2万-3.5万英镑的“中介费”当中。1万英镑的“套餐”中,货车司机对自己所运的“货物”毫不知情,他只会按照中介的吩咐,把集装箱设定为人体能存活的温度,把它运到目的地。货车一旦被警察拦住,集装箱过高的温度,很容易就会“穿帮”。

  1.5万英镑的“套餐”,“服务”就更为周到。司机事先知道自己在“偷运人蛇”入境,并随机应变,调节集装箱温度,瞒天过海。

  辉雄选的就是这种方式——因为它“最安全”。

  英国埃塞克斯警方已确认,2019年10月23日凌晨,总共有3个集装箱跨过英吉利海峡运抵英国,其中两个集装箱从此下落不明。辉雄的哥哥表示,其余两个集装箱里的偷渡客已经安全抵达,并向在越南的家人报平安。

  而辉雄的家人,迄今再也没有收到辉雄的任何音讯。第三个集装箱,以及里面的39个乘客,走完了死亡之旅的最后一程。

  货车死亡事件发生后,辉雄的哥哥与其他偷渡者的家属沟通,才知道很多偷渡者都用手机联系家属求救,家属转而向中介求救,但当中介打电话给司机时,司机根本没接。

  “那天晚上,警察一直在到处巡逻,为了躲避搜查,司机一直把集装箱的温度调低,也没有打开过车门。等他发现集装箱的情况时,一切都太晚了。”蛇头对辉雄家属说。

  2019年10月25日,茶眉对妈妈发出遗言:“对不起妈妈,我的旅途没有成功……我呼吸不了……我快要死了。”

  而辉雄的家人没有收到任何信息,“可能是他手机丢了,也可能是他那时已经不省人事了。”辉雄的哥哥一度这样安慰自己。

  偷渡客在英国的人权很难保障

  “边境检查迅速通过!到达入境后付款!”庞大的蛇头组织往往向偷渡者承诺,“100%安全出行”。

  蛇头通常会将非法移民的过程形容得异常简单,并夸大进入欧美国家后赚钱的容易程度。

  而偷渡客们入境英国后的生活,不仅和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,更和蛇头的承诺大相径庭。

  很大一部分偷渡客,在入境后的几年甚至十几年中,都需要无偿打工以支付欠蛇头的大量“债务”:包含了偷渡产生的费用以及高昂的利息。也就是说,他们拿不到任何报酬,只能为蛇头打工还债。
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580自媒体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7 580自媒体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